从仙枣到仙桃——桃文化之道

发布时间:2015-02-05   阅读次数:

桃是日常的水果,其栽培历史至少已有三千多年。但是,不知何故,到了战国秦汉时期,桃子的地位摇身一变进入了神仙的世界,成为可以长生不死的仙药,被推上了神圣的地位。它们也从故乡华北和华东地区转而进军大西北,驻扎在遥远的昆仑山瑶池,和西王母作伴,为西王母所垄断,成为西王母结交人间天子的秘密武器,并最终上升到九天云霄,成为天上唯一的水果,宴享着各路神仙,垂涎着地上的百姓,成为人们长寿的寄托和祝寿的文化符号。探索桃在历史上的文化发展,有助于加深对古代人们精神世界的了解和理解。

 一、古人的长生之道

辟邪和长生,曾经是战国秦汉以来困扰人间最大的问题。辟邪是为了更好的保护身体,即使死了,也不容许身体受到侵扰和破坏,这样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好基本的形体,以等待出窍的灵魂回归,附体再生。而长生则是对死亡的挑战,永远不死,永远享受生活的快乐和幸福。为了达到长生的目的,古人们绞尽脑汁想出了种种的方式和方法,其中服食仙药是最为普遍的途径,而枣和桃子作为人们最喜爱的水果,也被纳入仙药之属,而且随着岁月的轮替,桃子遂成为长寿的象征和符号,成为人间社会最吉祥的仙果,为人们喜闻乐见。

长生不死是中国古人的普遍追求。但是如何才能够得到这个目标,却是众说纷纭。战国秦汉时期的统治者们,认为长寿之道在东方大海之中,向东方去寻找虚无缥缈的海外仙山,找仙人仙药,可以达到理想的神仙世界。但秦皇汉武穷尽毕生财力物力和精力,始终没有客观的收效。于是,转而向西方寻求神仙的世界,向西王母求助,又成了人们新的追求。于是昆仑山和西王母的神话在取代了东方蓬莱的海上仙山之后,迅速在社会中弥漫开来。和东方求仙相比,西方路途实在是太遥远了。于是,成仙和拜见神仙世界的另一个途径也应运而生,那就是通过速度的方式,改变空间。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周穆王会见西王母。这个传说的根本一点是,神仙和神仙世界在距离很远的地方,要想到达神仙的世界,必须乘坐快捷的交通工具,如周穆王那样拥有“八骏”那样的快马。所以,到了汉武帝的时代,已经知道了丝绸之路沿线有不少真实的国家和民族了,人们也还是沉溺在周穆王的传说之中,希望能够得到几匹天马、神马,像周穆王一样骑乘着这样的快马见到西王母,讨取到不老不死的长生秘方,永远的享受快乐的生活。但是,作为同样希望长生的官员和老百姓来说,拥有神马或天马的可能性是零。于是,需求能够服食的仙药最容易为人们所接受。

通过服药的方式,使身体健康,延年益寿,代不乏人。但是在服用什么样的药物和物质上,也存在两种不同的认识,两条道路。一条是以矿物质为主的仙丹派,一条是服食植物为主的仙药派。从文献记载看,服食仙丹的多数是上层贵族,有条件获得名贵矿物质的有钱有势的人们,如考古所见,一些诸侯王或达官贵人们的墓葬里,就常常随葬一些石英、朱砂等等炼丹的矿物。汉代画像石中描绘的仙药则多数是植物类的花草。这两种不同的材料,代表的应该是两种不同的长生观念。服食矿物质的可能与“寿如金石”的理念有关,希望人们像矿物一样,坚不可摧,永垂不朽。《后汉书·冯衍传》注引《列仙传》说,“赤松子,神农时雨师也。服水玉,能入火不烧。常止西王母侧,能随风上下。”1《张衡传》所载《思玄赋》也说,“聘西王母于银台兮,羞玉芝以疗饥。”2《宋书·乐志》载曹操所写的《驾虹霓》则称“济天汉,至昆仑,见西王母,谒东君。交赤松,及羡门,受邀秘道爱精神。食芝英,饮醴泉,拄杖桂枝佩秋兰。”3《驾六龙》“驾六龙,乘风而行,行四海外。……东到泰山,仙人玉女,先来翱游。骖驾六龙,饮玉浆。”4这里的玉芝和芝英,就是“玉浆”。玉浆就是玉石粉末和水或酒的融合物,也就是古人门津津乐道的琼浆玉液,这是古人认为最上乘的仙药。浙江慈溪出土的东汉禽兽镜铭文和曹操所写的《驾六龙》几乎一样:“上大山,见神人,食玉英,饮醴泉,驾飞龙,乘浮云。”5这里的“大山”就是泰山。浙江嵊县出土的东汉博局四神禽兽镜铭文“食玉英,饮醴泉,驾飞龙,乘浮云”6可见,到了神仙世界,服食玉英、玉浆等等是当时普遍的共识。如上所引文献和铜镜铭文多为东汉及东汉以后的,但服食矿物质习俗的形成要早到西汉甚至更早。如西安出土的光耀七乳禽兽镜就是西汉晚期的,其铭文有“食玉英兮饮醴泉,倡乐陈兮见神仙,保长命兮寿万年。”7

服食植物也可以称为神仙。如干宝《搜神记》载“赤将子舆者,黄帝时人也,不食五谷,而啖百草花。……能随风雨上下。”“偓佺者,槐山采药父也。好食松实,形体生毛,长七寸,两目更方,能飞行,逐走马。……松者,简松也。时受服者,皆三百岁。”“彭祖者,殷时大夫也。……帝颛顼之孙,陆终氏之中子,历夏而至商末,号七百岁,常食桂枝。”“师门者,……食桃芭,为孔甲龙师。”8这些仙人,吃的都是植物类的东西,也可以长生不死,飞升天下。食用植物类的仙草,可能来源于中草药可以治病的朴素认识。

二、枣成仙果

枣和桃子是水果。和蔬菜、草药相比较,水果无论是口味还是营养,似乎都比蔬菜更容易让人们接受。所以,在寻找长生不死的仙药时,人们也开始关注起水果来。枣和桃子是进入仙药的第一批水果,其时代大约在西汉中期之后,也就是汉武帝之后。

《史记·封禅书》载,方士李少君说他曾经在海上见到过神仙安期生,“安期生食巨枣,大如瓜。”9这是在正史之中第一次见到关于仙枣的记载。但这里的枣不是寻常的枣,是像瓜那么大的形体硕大的“巨枣”。因为个头大,所以很难得到。也许因为这个典故,到后来又相继衍生出西王母世界的玉门枣。如《太平御览》卷九百六十五“果部二枣”转引《汉武内传》说,“七月七日,西王母当下,为帝设玉门之枣。”《真人关令尹喜内传》曰:“老子西游,省太真,王母共食玉文之枣,其实如瓶。”10这里的“玉文之枣”应该是前书“玉门之枣”的讹记,因为《西京杂记》载上林苑中栽植的名果名树时也是“玉门枣”。但该枣的个头也很大,大到其枣核比瓶子还大。此后,《神仙传》也说,吴郡有一个人,不知何故,被仙人迎上了天堂,回来说:“天上见老君,老君赐羲枣二枚,大如鸡子。”这里的羲枣,是对于伏羲的附会。而枣子个头大,也还是李少君传说的继续。《洞溟记》说有一种枣“万年一实。……西王母握核以献帝,因名曰握核枣。”11《洞溟记》首次将仙枣成熟的时间大话到了神仙的地步。

以上传说中的仙枣,一个共同的特点是大,也就是不寻常,暗喻的含义就是难得,无法得到,除非交了神仙运,被神仙带到天上去。或者像老子那样直接到了西王母的世界。

但是,根据魏晋时期的文献记载,西王母枣不过是一种品名而已。如《太平御览》引《广志》云:“东郡谷城紫枣,长二寸。西王母枣,大如李核,三月熟,众果之先熟者也。”《邺中记》曰:“石虎园中有西王母枣,冬夏有叶,九月生花,十二月乃熟,三子一尺。”《洛阳伽蓝记》说,“景阳山南有百果园,果别作一林,林各有一堂。有仙人枣,长五寸,把之一两头俱出核,细如真。霜降乃食,食之甚美。俗传云:出昆仑山。一曰西王母枣。”12按照这个说法,这种来自西方的枣很可能就是现在的“伊拉克枣”。枣的神奇就是和中土的生长期不同,至于是否能够让人们长寿不死,没有说。

但是,在两汉时期的铜镜中,常常见到食枣饮泉水的铭文。如1997年在西安乡镇企业局培训中心出土的新莽时期(9——24)的死神博局镜铭文为“作佳镜哉真大好,上有仙人不知老,渴饮玉泉饥食枣,浮游天下遨四海,寿如金石保。”13浙江上虞博物馆藏上虞出土的东汉博局镜铭文:“尚方作镜真大巧,上有仙人不知老,渴饮玉泉饥食枣,吉祥兮。”绍兴市博物馆藏绍兴县出土的东汉博局禽兽镜铭文为“尚方作镜真大巧,上有仙人不知老,饮玉泉,饥食枣”14。《长安汉镜》所载博局镜铭文:“尚方作镜真大好,上有仙人不知老,渴饮玉泉饥食枣,浮游天下遨四海,飞回名山采芝草。”15由此可知,神仙们过的日子就是吃枣喝泉水。仙人所以把枣当作仙药,吃了可以长生的说法应该与李少君的传说有关,也与西王母枣相联,同时,从中药的角度看,枣的确可以健身。如《太平御览》引《本草》说,“凡枣,九月采,日干,补中益气,久服神仙。”16东汉张仲景《伤寒论》用药160多种,常用的前九味药中,大枣居第四位,出现6517。可见,大枣在两汉时期的医药作用早已为人们所熟知了。

三、桃成仙果

桃子成为仙果的时间和枣差不多,也是汉武帝的西汉中期。但桃在此后的历史长河中却一步步被发扬光大,最终成为人间长寿的形象标志。

本来,桃子就是普通的水果,即如《诗经》中的《桃夭》,也不过只是描述了桃的花好看,桃的果实好看而已,并没有说桃子有什么神奇之处,可以让人长生不死。桃可以当作仙药,还是来源于汉武帝求仙传说,如《汉武内传》说,“西王母于七月七日降于帝宫,命侍女索桃。须臾,以玉盘盛桃七枚,大如鸡卵,形圆色青,以呈王母。王母以五枚与帝,自食二枚。”同样的故事,在《汉武故事》中说,汉武帝吃了桃子后把桃核留下,想种。西王母说:“此桃三千年一着子,非下土所植也。”17这个故事后来又被演义为“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三千年才成熟”,和上书《洞溟记》中的“万年枣”一样,也是寿星级别的了。

桃子和枣所以被仙化,主要因素是和西王母沾了边。因为,西王母在主动接见汉武帝的时候,也给了他“玉门之枣”。但是,相比玉门枣,似乎这五枚桃子更具神通,因为,这几只桃子不是凡间的水果,无法在人间栽种,而且即使能够栽种,也要三千年才结果,而且要想吃到成熟的果实,还要再等三千年,只有能够活到一万年的人,才可以吃到这样的桃子。

可能因为这个典故,此后的神仙传说,都把桃子列入了长生不死的仙药。如《太平御览》引《神仙传》说,“高丘公,服桃胶得仙。”《神异经》说,“东北有树焉,高五十丈,其叶长八尺,广四尺,名曰桃。其子径三尺二寸,小狭核,食之令人长寿。”《拾遗记》:“磅磄山,去扶桑五万里,日所不及。其地寒,有桃树千围,其花青黑色,万岁一实。”18这里的磅磄山,和《洞溟记》所说的磄山是一回事,不过,《洞溟记》出产的是枣,而且这种被称为西王母的“握核枣”,也是“山临碧海,万年一实。”可见,只要是仙果,其生长期都很长,至少要一万年。也许那个时期的人们人为,一个水果成熟期需要一万年,人们吃了这样的水果自然也可以万寿无疆了。这是最简单和朴素的认识。

但是,一种普通的水果为什么会成为长生不老的仙药?仅仅是因为西王母主宰长生的缘故吗?从两汉时期的文献记载看,桃树似乎更和辟邪有关。如《太平御览》引《典术》曰:“桃者五木之精也,故厌伏邪气者也。桃之精,生在鬼门,制百鬼。故今做桃人梗着门,以厌邪,此仙木也。”《梦书》则说“桃为守御,不详。梦见桃者,守御官。”《神农经》说“玉桃,服之长生不死。若不得早服之,临死日服之,其尸毕天地不朽。”可能因此这个缘故,所以传说在孔子生活的春秋时代,就有用桃汤为死者沐浴的习俗。如王肃《丧服要记》说:“昔者鲁哀公祖载其父,孔子问曰:‘宁设三桃汤乎?’”鲁哀公认为这个习俗起源于卫国,而且是因为含恨而死的人才使用三桃汤,所以没有接受孔子的建议。由此可见,桃的辟邪一开始可能是用于沐浴,可以除去邪味,后来引申为能够辟邪。典型的辟邪作用是有关度朔山的桃树故事。如《太平御览》引《汉旧仪》曰:“《山海经》称:东海之中度朔山。山上有大桃,曲蟠三千里。东北间,百鬼所出入也。上有二神人,一曰神荼,二曰郁垒,主领万鬼。恶害之鬼,执以苇索,以食虎。黄帝乃立桃人于门户,画神荼、郁垒,与虎、苇索,以御鬼。”19《论衡》说“上古之人,有神荼、郁垒者,昆弟二人,生而执鬼。居东海度朔山上,立桃树下,简阅百鬼。鬼道理妄兴人祸,荼与郁垒缚以芦索,执以食虎。”20《风俗通》的说法和《山海经》大同小异,只是说神荼郁垒是兄弟,而且专门在这里检阅百鬼。“于是县官以腊除夕饰桃人,垂苇索,交画虎于门”。这是家喻户晓的一条有关桃树和辟邪的故事。但故事只是说桃树东北处是鬼魅的集散地,有专门的神人辟邪打鬼以及将恶鬼打死后如何处理,至于桃树在辟邪的活动中有什么作用,没有说。《本草经》说:“枭桃在树,不落杀鬼。”21具体说桃子可以杀鬼。但这种桃子名“枭桃”。什么是枭桃,不得而知。关于度朔山的故事,后来演化成一种生活习俗,那就是在门上挂桃人可以辟邪,这也是后来“桃符”的源头。

古人辟邪的目的是保证安全,尤其是死者尸体的安全。因为,古人相信,人的死亡仅仅是灵魂的离体出走,灵魂最终还是能够回来的,如果灵魂回来的时候,尸体没有了,就无法起死回生,也就没有办法再次生存。所以,保证了尸体的不被侵害,也就是保证了再生的基础。因此,辟邪是长生的根本,让桃树能够具备打鬼辟邪的作用,也暗示了长生不死的含义。

四、桃成寿桃

长寿是历代的愿望。从青铜器铭文中的“眉寿无疆”到汉武帝时期的上寿,再到明代小说《西游记》中的蟠桃会,桃子成为祝寿活动不可或缺的物品。将桃子和祝寿结合在一起的源头可能起源于西汉,如扬雄在《甘泉赋》中写道:“想西王母欣然而上寿兮,屏玉女而却宓妃。”22让西王母来给汉武帝祝寿,可能是汉武帝的一厢情愿,也是扬雄的拍马之说。但是,很可能因为这一说法,导致了后来的祝寿献桃等等习俗的诞生。因为,按照《汉武故事》或《汉武内传》的传说,西王母主动来到人间会见汉武帝的时候,携带的重要礼品就是仙桃。而且还因为汉武帝身边官员东方朔偷听了有关仙桃的秘密而被西王母稽为“小偷”。但这个不雅的绰号却因为偷看仙人仙桃让东方朔名胜大振,以至于在后来的祝寿画中往往要添加上东方朔的形象,以暗示可以偷来人的天寿。

可能是因为佛教的传入以及道教的发达,人们信仰途径的扩大等原因,白日成仙的说教渐渐淡出了人间,因为佛教一反即时成仙的思想,认为要想超生必须死后转世,活着无法脱离现实社会。如此一来,活着做神仙的成仙之道被轰然冲垮,吃什么东西都无法保证长生不死。曾经被描绘的活灵活现的西王母的仙桃最后在改变了形状之后栽倒了九天云霄之上,成为天上的水果园,并为王母娘娘所垄断,通过明代的传说演义成家喻户晓的《大闹天宫》故事,仙桃也以蟠桃的形式进入了人们的视野,进入了人间社会,成为祝寿的重要食品。

受《西游记》影响,清朝初年昆山人吕熊创作了一部《女仙外史》,再次把蟠桃宴会描述了一遍。这位晚于吴承恩七八十年的江苏同乡在描述到王母娘娘时,把西王母的传说揉合了进去,说她“居于瑶池,池在东天之西偏,亦明曰西池。王母亦名曰西母。”瑶池之北,“有三座大殿。中间一座名碧桃殿。……其碧桃树在西池之南,高八十寻有咫。俗所云蟠桃,万年结一子者。……所结蟠桃,食一枚寿与天齐,若是三枚能超万劫。西王母于桃熟之日开宴,止请佛菩萨、道祖天尊与上帝及诸大仙真。其余一切仙官仙吏、海岛洞府散仙、斗牛宫二十八宿,总不得入。是以岁星东方朔,每至窃食。”23《女仙外传》完全模仿《西游记》,并把《西游记》中的人物嵌入故事之中,但也增添了东方朔偷桃的情节。这个情节的加入,既和汉武帝的传说有关,也和明清时期的祝寿传说有关。

正是因为明代以来祝寿活动的频繁和《西游记》的传播,所以,清朝初年社会上弥漫着极为浓郁的仙桃氛围,雍正皇帝亲自设计瓷器的纹样,其中雍正、乾隆时期的粉彩桃纹瓷器作为祝寿的样品给全社会以重要影响。桃纹样作为吉祥符号遂在社会上得到了广泛的认可。这种认可让长生不死的仙桃再次回到民间,但人们却不再企图得到真实的桃子,而是将其概念化、符号化,成为祝寿的象征,被制作成雕刻摆件,烧成瓷器,绘作图画,捏成面塑,绣成寿幛等等,走进人间。作为仙药的桃子也从物质的“药材”走进了精神世界,成为人们最喜闻乐见的祝寿题材,驰骋在民间美术的世界,张扬在人间家庭生活之中,这可能是秦汉魏晋时期炮制仙桃的神仙方士们所没有料想得到的。

从千方百计地寻求长生不老的方式方法,到最终确认服食仙药仙桃,最后演化为非物质的文化符号,桃子在人间社会的变化和变异,始终没有脱离开对美好生活的留恋和怀念,这也是桃子作为一种水果所最受人们欢迎的原因,因为,在桃子乃至桃树的身上,历史给它们赋予了众多人的信息,人的理想,人的寄托,让他承载了无数美好的文化,美好的记忆,美好的遗产。

(作者:张从军 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图像艺术研究所所长、教授)



1《后汉书·冯衍传》中华书局19655月,第987

2同上书第1930

3横排简体本242《宋书·乐志》天津古籍出版社200011月,101

4同上书,第100

5王士伦《浙江出土铜镜》修订本,文物出版社200610月,第227

6同上书,第227

7程林泉韩国河《长安汉镜》陕西人民出版社20026月,第144

8干宝《搜神记》中华书局19799月,第2——3

9《史记·封禅书》中华书局19599月,第1385

10《太平御览》河北教育出版社19947月,第八册,第686——687

11同上书,第687——688

12同上书,第688

137,第278

145,第226——227

157,第140

1610,第688

17刘太祥《张仲景中医药文化研究》湖南大学出版社20092月,第201

1710,第701

1810,第702——703

1910,第700

2010,第87

2110,第702——704

22《汉书·扬雄传》中华书局19626月,第3531

23朱一玄刘毓忱编《西游记资料汇编》南开大学出版社200212月,第423——424

 

 

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肥城文化网    地址:肥城市龙山路063号     你是第位访客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咨询电话:0538-3227377

Copyright© 2014肥城文化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