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说桃的文化象征

发布时间:2015-02-05   阅读次数:

在民间俗信观念影响下,人们以具体事物来象征某种特殊意义的做法随处可见。比如,瓶插牡丹寄予了富贵平安的愿望,五只蝙蝠围一个桃子的图案则名之“五福捧寿”。这其中“瓶”与“蝙蝠”分别取其谐音寓平安、幸福,而“牡丹”与富贵、“桃子”与长寿之间的关联,则与文字谐音无关,是取其意象上的文化象征。凡此种种,物与意的通连对应,都为该民俗环境中的人所熟知。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桃的文化象征意象也非常丰富。本文主要从桃木辟邪和以桃祝寿两方面,对桃的文化象征等做简要梳理。

一、以桃木辟邪习俗

以桃木辟邪的习俗流传于全国许多地区,历史比较悠久。东汉王充在《论衡·订鬼篇》中引《山海经》文:“沧海之中,有度朔之山,上有大桃木,其屈蟠三千里,其枝间东北曰鬼门,万鬼所出入也。上有二神人,一曰神荼,一曰郁垒,主阅领万鬼。恶害之鬼,执以苇索而以食虎。于是黄帝乃作礼,以时驱之,立大桃人,门户画神荼、郁垒与虎,悬苇索,以御凶魅。”引文中黄帝“立大桃人”等以御凶的做法,常被视为以桃木辟邪的初始。后世文献中亦屡有相关记载。《后汉书·礼仪志》载:“以五月五日朱索和五色桃印为门户饰,以止恶气。”南朝梁宗懔《荆楚岁时记》中有言:“正月一日,……造桃板著户,谓之‘仙木’。”五代后蜀始在桃符板上书写联语。《宋史·蜀世家》:“孟昶命学士为题桃符,以其非工,自命笔题云:‘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宋孟元靓《岁时广记》卷“写桃板”条引《皇朝岁时杂记》云:“桃符之制,以薄木板长二三尺,大四五寸,上画神像狻猊之属,下书左郁垒、右神荼,或写春词,或书祝祷之语,岁旦则更之。”

由此可见,桃印、桃板、桃符等一直是人们用作止恶气、御凶魅的“法器”。“法器”的具体形制略有不同,有刻成桃人状,有制五色桃印,也有在桃板上画神像、写神名及祝祷之语等。这就使桃木辟邪呈现出两种情况,即单一的桃木本身辟邪和桃木上附加神像、祝语等双重辟邪因素。后来,写桃板盛行,人们逐渐看重更便捷的“写”文化,及至明代又改写于纸上,演变为后代的春联。清富察敦崇《燕京岁时记》:“春联者,即桃符也。”桃符出现形制上的变化,多为春联替代,但也有桃符、春联并用的,近代胡朴安《中华全国风俗志》卷二中记录山东惠民县的岁时:“除夕,易门神,换桃符、春联,插芝麻秸于壁,祀天地祖先。”

从以上对桃木辟邪情况的简单梳理可知,人们承袭桃木辟邪的俗信由来已久,且主要是在春节和端午期间起用,桃符的“执法空间”基本固定在户外,主要职能是御邪入户。当然,民间用桃符的时间和场合远不止于此,发展至今天,也更加日常化。“请”来或精致或简易的桃木剑悬挂屋中以镇宅,佩戴桃木手镯、项链,刻桃木如意摆件、龙头拐杖等等。人们在日常的实用与文化象征中享用桃文化。

二、以桃祝寿习俗

桃与寿桃的关联,人们往往会追溯到西王母设蟠桃宴做寿的神话。《神异经》记载:“东北有树焉,高五十丈,其叶长八尺,广四五尺,名曰桃。其子径三尺二寸,小狭核。食之,令人知寿。”在桃文化象征中,桃实一直作为“长寿果”、“仙桃”等被用于老人寿诞及其他增寿场合中。

自古即今,人们以桃实其原型,创作出许多丰腴、艳丽的寿桃形象,代达祝寿之意,使桃成为寿的代名词。不仅有传统的可实用的面制寿桃、西式寿桃蛋糕,各种具有完满喜庆色彩的寿桃图案更是广见于瓷器和绘画等作品中。麻姑献寿、寿星捧寿中的寿都是用桃图案表达,这些代言“寿”意的桃图案,还常常与其他同样具有象征意义的吉祥图案组合,以传达出更多的求吉意象,比如蝙蝠、鹿和桃同现,则寄寓福禄寿齐全之愿。

三、结语

本文只是从桃木、桃实两点切入,梳理人们辟邪、求吉的俗信表现,一规避一祈求,从两个方面表达了人们冀求生活顺遂、生命绵长的朴实愿望。桃的象征文化渗透于绵密的日常生活中,代代传承,被人们习惯性享受着。至于桃木何以能辟邪,很少有人去深究,去翻古迹。倘被问到,常常答曰:谁知道!老一辈传下来就这样。如果有知道的专家学者告知古籍《典术》中有“桃乃西方之木,五木之精,仙木也。味辛,气恶,故能压伐邪气,制百鬼”,也许会被记个大概,也许依然不知。我觉得,这些似无大碍,关键是他们仍在生活中传承,在享用。他们可能不知晓王安石“总把新桃换旧符”的诗句表达,但会在新岁来临前张贴春联,在真实的生活过程中享受各种民俗文化。一定意义上,身体力行远比记忆、言说更重要。

(作者:杨秀)

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肥城文化网    地址:肥城市龙山路063号     你是第位访客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咨询电话:0538-3227377

Copyright© 2014肥城文化网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